鸽手二喵

盗笔/全职/原耽。表情包选手,沙雕博主,不务正业画手,欢迎扩列,2268375968

写作follow me读作发漏咪,我们邵队长唱啥就是啥!
这歌怎么那么上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我出不去了
dbq太久不写字了手很抖写的很丑

【杀青感恩节24h 20:00】

垫底选手来了,拉低全组颜值,谢谢老师们愿意带我玩。

鸽子还是在最后一天画完了!题字感谢 @卡拉肖克 

【空降热搜24h  9:00】民国party的军装尧尧!我爱尧尧呜呜呜。垫底画手出没,谢谢各位劳斯带我玩!

【于炀24h  21:00】垫底菜鸡画手出没,贯彻落实表情包画手准则(?),我像个假的妈妈粉。
p2题字感谢 @林枳星
感谢各位劳斯带我玩。

我又开始改表情包了,燕城富二代费渡,请赐教!

everybody晚上好!你们的魔鬼又来咯。
今天画这个表情包我觉得一定会被打死就对了。

迪奥先生x回家的诱惑

迪奥先生×回家的诱惑

张臣扉——洪世贤。焦栖——艾莉。焦炎——林品如。

焦栖从芭蕉下班出来,便被自家老攻接回家了。

刚踏进家门,光宗就扑到了焦栖身上,小金毛犬抱着焦栖吧唧吧唧舔着他的脸,焦栖摸了两把狗,却看到自家老攻满脸惊讶的望着光宗,指着焦栖和光宗一人一狗骂道:“焦栖!你居然把他带到我家来!你知不知道,你和我生的孩子叫私生子!”

“迪奥?”

“怎么?还敢叫我?想赖在我家了是不是?炎炎要回来了,你给我出去!”

焦栖扶额,自家老攻不知道又代入了什么设定。

光宗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冲着张臣扉“汪汪”叫了两声,凑到他脚边,却被张臣扉赶开了。光宗歪着脑袋发出委屈的“嗷呜”声,不知道自家爸爸为什么突然这么对待亲儿子。

焦栖敲了敲智脑大兄弟安妮问这是什么设定。

安妮:“根据‘你和我生的孩子叫私生子’搜索结果为电视剧《回家的诱惑》。”

焦栖感到头疼,盗版文包已经够让人难受了,怎么还会扯上电视剧?

安妮:“可能是路易十四下载的盗版文包里掺杂进了电视剧的剧本。”

张臣扉见焦栖皱着眉头看着他不做声响,又开了口:“你怎么还不从我家出去!知不知道炎炎要回来了?想不到你们情同兄弟,你居然想勾引他老攻我!”说着打开了刚关上的大门,指着门外对焦栖吼“出去!”

焦栖并不想理会智脑混乱的老攻,想回房间,却被张臣扉拉住了。

“让你走你听不懂吗?等会炎炎回来他得怎么想?他的兄弟和他丈夫有一腿?你怎么这么不害臊?”

“张大屌你瞎说些什么?”焦栖用力甩开张臣扉抓住他的手,回了房间。

张臣扉坐在沙发上,绝望的捂住了脸。这焦栖怎么这么会这般勾引他,还上他和炎炎的家来了,万一炎炎知道自己情同兄弟的焦栖在这里,八成得觉得他出轨了。焦栖又如此诱人,万一他经不住勾引……哎。

焦栖回到房间,顺便让安妮查了查这部剧。

《回家的诱惑》是一部家庭伦理剧,讲了一个花心渣男娶了妻子,被勾引而搞外遇,外遇对象还是妻子家收养的女孩子。

看来自己便是那勾引姐妹——不,是兄弟的老攻的人,而焦炎也就是原配妻子。真不知道张大屌的智脑怎么让他一个人成了两个角色的。

晚饭时间,张臣扉见自己的炎炎没有回家,也没有再对焦栖发什么脾气,但他一言不发。管家也是见过世面的,没过问什么。

到了深夜,焦栖到房间换了睡衣,刚躺上床睡着,就听到了张臣扉的质问声。

“你还上我屋来了?你起来,你是个第三者,你还敢睡这。”说着一把将焦栖身上的被子掀开,满脸惊愕“你怎么穿着炎炎的衣服?”

焦栖迷迷糊糊听到些声音,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张大屌,你别闹了……”

焦栖声音因没睡醒而有些含糊,这时张臣扉才发现他的睡衣贴在身上,能看到完美的腰线。

张臣扉吞了吞口水,轻轻坐在床边看向焦栖。

“你这算是什么?我觉得这是诱惑,是勾引。”

焦栖微微起身,睁开眼睛望着张臣扉“我就睡这啊,不穿这衣服我还能穿谁的?”

“焦栖啊,你这是在引火烧身啊。”

张臣扉目光落在了焦栖的领口上,睡衣的领口略有些松散,能看到分明的锁骨,他愣了愣,望着焦栖邪魅一笑“你好骚啊。”

说着附身将焦栖压在身下,场面开始不可描述,焦栖只得感叹明天上班又要迟到了。

……

焦栖醒来时已接近中午,而张臣扉早已不见踪影,尽管安妮说这次的设定里张臣扉的角色是个公司总经理,应当不会影响办事,但他还是不放心,起身去石扉科技,看他有没有捅什么篓子。

当他到达张臣扉的办公室时,正听到里面商量石扉与芭蕉一些合作项目的事。

夫夫两公司有合作是常有的事,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焦栖刚打算离开,张臣扉的办公室门突然打开了。

“炎……炎炎?你怎么来公司了,你刚刚没有听到什么吧?”张臣扉表情有些僵硬,呆呆地看着焦栖。

“来看看你。也没听到什么,芭蕉和石扉也不是第一次合作。”

“宝贝……你听我说,只是工作上的合作,你别多想。”

“多想?我多想什么?”

“是焦栖勾引的我!我拒绝了!你要是不高兴,我立马撤销合作!”

焦栖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自己什么时候勾引他了?张大屌真会给他加戏。

“行了知道了,我信你,我先走了。”

张臣扉送焦栖到公司楼下,看他开车走了,才缓缓叹了口气,还好自家炎炎心思单纯,没有多想,不然昨晚他和焦栖在炎炎床上干的事情就盖不住了。

焦栖下班后回家,才坐下一会,张臣扉就回来了。

张臣扉才进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焦栖,手提包掉在了地上,向着焦栖走来,伴随着怒吼“焦栖你这样有意思吗?非要缠着我一个有夫之夫不放?你马上离开我家!”

“我不该待这吗?张大屌,你别闹了。”

“你真心爱我是吗?”

焦栖愣了愣,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一句话,随后对他微微一笑“是啊。”

没想到张臣扉却坐下来一本正经地给他讲起了道理。

“假如我今天为了爱情选择你,那么我有一天一定会为爱情选择抛弃你。”

“????”

焦栖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就被张臣扉按住了肩膀。

张臣扉认真的看着焦栖,缓缓开口“爱情是最不靠谱的东西,所以,我是不可能和炎炎离婚娶你的,你这样对得起收养你的炎炎的父母吗?对得起你情同手足的炎炎吗?”

“所以,离开这里吧,不要再缠着我。”

焦栖满脸茫然,这到底哪跟哪?

被张大屌说得烦了,焦栖也不再理会他发神经,自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张大屌见自家炎炎还是没有回来,估计是今天探班听到他和焦栖的“合作”怄了气,慌张问管家炎炎去了哪,而无论是管家还是家里其他佣人,都只回答他“少爷不是在家吗?”

“炎炎他不在!”张大屌气得摔门就出去找人了。

焦栖只能无奈地在张臣扉出门寻找炎炎的时候向管家等人解释为他在躲张臣扉。

张大屌只好自己出门到处去找他的炎炎,都寻找无果,在深夜失落地回了家。

“焦栖,拜你所赐,炎炎他不见了,被你赶走了,满意了?”张臣扉低着眼睛,看起来有些阴郁。

焦栖想开口说点什么,但张臣扉这次居然没有强行让他回复什么,自己一个人低着头回房睡觉去了。

然而当焦栖打开房门时,张臣扉却直勾勾的看着他。

“我老婆走了,你就可以取而代之了是不是?”

“那你成功了。”

说着将焦栖揽入怀中,吻了上去……


第二天张臣扉醒的比平时略晚一些,醒来时他脑袋里嗡嗡作响。

“你跟我生的孩子叫私生子”

“你怎么穿着炎炎的衣服”

“你好骚啊”

“爱情是最不靠谱的东西”

……

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轰”的一下在张臣扉脑子里炸开,他将脸埋在枕头里,天哪,这次的剧本都是什么东西?出轨?明明白白的渣男?真是没脸见人了。

焦栖意外的醒的比张臣扉早,已经不在房间内了。张臣扉偷偷摸摸在焦栖没看到他之前找到了管家。

他轻声问管家:“咱家最近…没买榴莲吧?”

end


碎碎念:就稍微骚一下,几万年不写同人,基本上不会写了,估摸着就是说我骚和喷小学生文笔两类吧orz,自闭闭。有不足的地方欢迎指出,啾啾啾。最后,感谢我基友陪我激情码字商量怎么写。